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關注 > 相關信息



“鄉村新聞官” 一場網絡傳播的下沉試驗
2019-06-18    農民日報

  “我們村的菜心都是喝山泉水長大的,絕對天然無公害。”站在一片綠油油的菜地前,打開手機,找到直播軟件,念出開場白,對于廣東省清遠市清新區石潭鎮水西村村民劉逢明來說,如此操作流程如今已經輕車熟路。如此生活“常態”,源于他的另一重身份——“鄉村新聞官”。

  “鄉村新聞官”,也是近兩年清遠鄉村治理制度創新最為醒目的一張標簽。所謂“鄉村新聞官”,更通俗的同義詞是“農村網紅”。在清遠,這是一群既在外面見過世面、又熟悉農村生產生活的現代“新農人”。通過手機直播等方式,他們將曾經藏于深山的家鄉優質產品推介出去的同時,自己也在網絡世界陡然而紅。

  “鄉村新聞官”,是廣東在推進實施數字鄉村戰略中結出的一顆甜美果實,也是網絡傳播下沉鄉村治理的一場生動試驗。近年來,作為擁有騰訊、華為等眾多互聯網龍頭企業的信息產業大省,廣東正通過多種渠道、多元方式將這種優勢轉化為鄉村振興的有力支點和強勁動能,不僅將農產品生產端與消費端更為直接和緊密地連接在了一起,更通過數字化、智能化公共服務觸角向廣大鄉村的延伸,完成了治理方式的一次躍升。

  “花式吆喝”彰顯新思維

  2018年8月,當“鄉村新聞官”這個概念橫空出世的時候,新一輪農村改革的活力正在清遠大地持續奔涌。作為全國農村綜合改革試驗區之一,推進治理力量下沉、開辦農事服務超市、先整合零碎土地再搞土地確權……“三農”領域的創新措施一項接著一項,打磨出廣東欠發達地區鄉村發展方程一把把解題鑰匙。“鄉村新聞官”,正是萌芽于這片農村改革的廣袤熱土之上。

  鄉村要發展,關鍵在于培育產業基礎;而夯實產業基礎,關鍵在于打通產銷鏈條。雖然深諳這樣的淺顯道理,但對于劉逢明等“鄉村新聞官”來說,身處日新月異的信息化時代,對接產銷兩端的方式也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走街串巷吆喝的賣菜方式,已經遠遠落伍了。”在他們看來,城市主流消費群體正在迅速向線上集中,特別是當“90后”“00后”也開始關心糧食和蔬菜之后,農產品營銷必須完成傳播手段和話語方式的一場“革命”,這樣才能實現供應鏈與消費端的無縫對接。

  于是,在“鄉村新聞官”的辭典里,充斥其間的是不斷更新的熱詞、潮語,烹飪出的是更符合城市年輕人口味的傳播大餐。也正是在這一過程中,綠水青山所孕育的當地農產品生態附加值與以“鄉村新聞官”為代表的營銷創新實現了同頻共振。

  很快,劉逢明的努力有了回報。在網紅效應的催生之下,水西村的蔬菜銷量快速增長。還有很多人被村里的秀美風光所吸引,慕名前來旅游觀光,更有不少粉絲與劉逢明以及他的菜地合影,作為前來“打卡”的標配之舉。2019年,水西村民首次拿到了集體分紅。

  網絡治村下活一盤棋

  “鄉村新聞官”是個什么官?這是這項創新概念誕生之初,很多人提出的問題。對于很多鄉村新聞官來說,他們更多的職業體驗不是“當官”,而是成為鄉村產業發展的助推器和服務員。不過,對于英德市連江口鎮連樟村支部書記陸飛紅來說,先當村官,再當“新聞官”,卻有別樣的一番滋味。

  2005年,陸飛紅從部隊退役之后,便回到連樟村當起了一名村官,從治保主任做起。受自然條件限制,那時的連樟村發展嚴重滯后,村集體經濟底子薄弱,大部分青壯年村民外出打工。幾年前,連樟村黨支部還被當地列為“軟弱渙散”黨組織作為重點整治對象。也正是在基層黨建的這場手術中,年富力強、頭腦靈活的陸飛紅臨危受命,接過了沉甸甸的“帥印”。“一定要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這是上任之初,陸飛紅向村民立下的一份擲地有聲的“軍令狀”。

  事實證明,陸飛紅沒有放空炮。短短一兩年時間,一排排路燈拔地而起,一株株綠化苗木迎風搖曳,一座座扶貧車間生根開花,公共服務站、健身廣場順利落成,全村50多戶貧困戶集體摘帽……連樟村開始了前所未有的華美“蝶變”。在陸飛紅眼中,村莊美景、生態農品不能只是養在深閨,只要讓更多人知道“連樟之變”,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走活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這一盤大棋。而就在此時,一頂“鄉村新聞官”的帽子,讓陸飛紅找到了錦上添花的點睛之筆。

  2018年,伴隨一條十幾秒的短視頻火爆網絡,連樟村1萬多斤紅薯應聲而銷。小試牛刀之后,陸飛紅見識到了觸網的力量,也更加堅定了將當好“鄉村新聞官”的決心。在陸飛紅的眼中,除了幫助鄉親們把農產品賣出去,下一步,他還打算把支農惠農政策信息、法律法規、文明鄉風等通過網絡平臺傳遞下去、擴散開來、樹立起來,從而讓“鄉村新聞官”成為真正的多面手。

  “將網絡工具,引入鄉村治理,還需要搭建一個專業化的平臺。”對于廣州市從化區呂田鎮蓮麻村黨支部書記潘安娜來說,“仁里集”智能云平臺就是這樣一個得心應手的鄉村治理工具。

  作為距離廣州市中心最遠的行政村,蓮麻村一度默默無聞;作為美麗鄉村建設中迅速冒出的一座“網紅村”,蓮麻村已經成為廣東珠三角地區以人居環境整治帶動鄉村全面振興的一座標桿。對于不少蓮麻村民來說,使用“仁里集”APP,而今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在上面,人們不僅可以看到村務公開信息、了解村里大事小情,還能將自家的民宿、農產品放到這座“網絡貨架”上,將鄉村旅游這門生意越做越火。而對于潘安娜來說,則可以將平時走訪得來的村情民意轉化為準確數據輸入到“仁里集”平臺,從而為科學決策、精準治理提供有力支撐。

  廣東省政府參事室特約研究員鐘韶彬認為,將網絡手段嵌入到鄉村治理中,不僅能夠降低治理成本,讓村民辦事更加便捷、省力,讓干群溝通更加直接、順暢,更重要的是,通過線上與線下的有機結合,既能夠打通農產品進城、市民下鄉的雙向渠道,讓村莊實現更具包容性的發展,還能夠順應信息時代潮流,探索用互聯網工具傳承鄉愁、凝聚人心的有效路徑,避免鄉村特有的熟人社會和道德體系在城鎮化工業化進程中被沖散、沖淡,從而使農耕文明能夠在現代社會獲得生生不息的傳承。

  政府角色考驗大智慧

  在廣東,無論是活躍在清遠鄉間的眾多“鄉村新聞官”,還是像從化“仁里集”這樣的鄉村治理“指尖平臺”,數字鄉村的諸多形態,雖然都來自針對農民需求的鮮活基層創造,但在其背后,也都考驗著行政力量如何因勢利導的治理大智慧。而對于廣東不少地方的政府部門來說,將推進數字鄉村建設的財政資金真正用到刀刃上,仍是一道需要奮筆疾書、用心答好的重要考題。

  “政府搭臺、市場唱戲、社會伴奏、村民收益”,這是在包括“鄉村新聞官”等在內的制度創新中被堅持的一條原則。在沒有豐厚補貼、沒有可觀工資的前提下,如何讓“鄉村新聞官”始終保持積極的工作態度和旺盛的行動活力,清遠相關部門在這方面想了不少辦法。

  2018年10月,清遠市“鄉村新聞官”培訓學院揭牌儀式暨首期“鄉村新聞官”培訓班舉行。160多名“鄉村新聞官”集中充電,學習基層宣傳工作方法和正能量鄉村“網紅”打造技巧。為他們授課的,既有來自暨南大學的新聞傳播知名學者,也有在直播平臺上人氣爆棚的網絡農人。培訓學院由清遠市委宣傳部、清遠職業技術學院、廣東鄉村振興服務中心、暨南大學傳播與國家治理研究院聯合舉辦,定位為通過整合政府、媒體、高校及基層組織力量,挖掘和培養更多優秀的鄉村新聞傳播人才,讓鄉村新聞發布走進基層、走入鄉村、走到尋常百姓家,讓鄉村信息、鄉村農產品走向市場、走到城市。

  很快,培訓班的學員們便迎來了一場實操大考。2019年1月,一場別開生面的“鄉村新聞官”愛心年貨節在清遠市區盛裝開鑼。雖然只有三天時間,這場農業嘉年華卻讓陸飛紅等“鄉村新聞官”過足了癮。在這里,他們不僅可以與終端消費者直接面對面,還能夠在一眾中間采購商面前開展零距離的營銷路演。年貨節上,當地一家企業一下子便與連樟村簽下了2萬斤番薯訂單,這不僅讓連樟番薯拿到了“最高銷量年貨”的桂冠,也讓陸飛紅在直播平臺的賬號一天就漲粉5000人。活動主辦方還請來省內知名網紅“散打哥”直播年貨節盛況,吸引超過500萬人次觀看,最高13萬人同時在線,累積獲贊超300萬次。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