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關注 > 農業信息化



“社區通”開啟鄉村治理智慧模式
2019-06-18    農民日報

  當社會各界人士為中國鄉村巨變而歡欣鼓舞時,也不得不直面中國鄉村治理現代化水平滯后的現實。于是,創新鄉村治理模式便成了各地特別是發達地區的自覺追求。2017年,現代化水平位居全國前列的上海市寶山區創新探索“社區通”鄉村治理智慧模式,如今不僅入選農業農村部全國鄉村治理典型案例,還走出了上海,在北京、山東等地復制推廣。

  寶山區委書記汪泓說,“社區通”要讓群眾隨時隨地“看得見、找得到、叫得應”,滿足群眾對更優公共服務、更有序公共管理、更深入治理參與、更豐富精神文化的渴求。

  書記做群主,“網上社群”連萬家

  面對居村老齡化、空心化的現實,能不能創新探索出上通下達的渠道,解決好居民參與難的問題,是提高鄉村治理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始終把‘社區通’定義為利用移動互聯網技術提高鄉村治理水平的一個智慧工作系統,效果如何,得看群眾的合理訴求能否及時得到回應并解決。”寶山區委副書記周志軍說。

  寶山區民政局局長貢鳳梅介紹,2017年2月月浦鎮嘗試“居委通”,第一時間便引起了區委、區政府的重視,并很快開發出“社區通”。“居委通”發源于月浦鎮寶月尚園,記者通過鎮社區辦主任倪靜珠了解到,“居委通”受居民自發建群參與社區治理的啟發,設計合理,使用方便,基層組織成員和居民們在同一個平臺里,隨時保持著互動,既提高透明度,也提高了回應和解決問題的效率。

  數據顯示,寶山區462個居委、103個村已全部上線“社區通”,63萬余名居村民實名加入,覆蓋48萬余戶家庭。

  “社區通”源自居委會,在鄉村治理方面的效果又如何呢?為了實地了解情況,記者近日前往月浦鎮聚源橋村。

  聚源橋村是全國文明村、上海市級美麗鄉村示范村。顧淵淵在村委會任職6年,去年換屆選舉時被選為村委會副主任。按理說,作為本村人的顧淵淵工作起來應該是熟門熟路,但是,顧淵淵告訴記者,鄉村早已不是過去的鄉村了,治理主體、對象、內容復雜多變,很多村民不在村里住,沒有新的交流平臺,鄉村治理水平有可能“不進反退”。

  在聚源橋村寬敞明亮的會議室里,記者看到了該村的“社區通”。進入首頁,便能看到十多個模塊,區級層面的如“我愛寶山”,村級層面的如黨建園地、村務公開、議事廳等。

  “有了‘社區通’,村里每個家庭都在群里,干部群眾都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溫暖,一起參與、共建家園,治理水平自然提高了。”顧淵淵說。

  月浦鎮分管居村治理的副鎮長趙海峰打開他手機上的“社區通”,“村干部只能看到自己村的平臺,鎮干部只能看到本鎮所有居村的平臺,區委區政府領導能看到全區所有居村的平臺,‘社區通’打通了基層干部與群眾之間的‘最后一公里’,村情鎮情公開透明,干部踏實了,群眾開心了。”趙海峰說。

  “社區通”百花齊放,新模式深入民心

  因為“社區通”工作系統,寶山區建立了“居村民-居村-街鎮-區”社區治理架構。記者采訪時發現,這個工作系統模塊設計都以群眾需求為起點,又以加強基層黨建為貫穿始終的一條紅線,從而健全了重心下移、資源下沉的治理體系。那么如何提高“社區通”的運營效率,考驗著寶山區委、區政府的智慧。

  “區委、區政府鼓勵各個村根據實際需要百花齊放,以農民喜聞樂見的方式提高平臺的活躍度。”心里裝著寶山區103個村的農業農村委員會主任張麗英這樣談到“社區通”。

  魏冉來自羅店鎮南周村。記者完整翻看了魏冉在“社區通”發布的2018年南周村村“兩委”換屆選舉,通過圖文并茂的發布,既了解了換屆程序,又感受到了莊嚴。隨后,記者又看了大調研、實事日記、最美南周人評選等,完全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每個居村都建立黨、團員為骨干的志愿者隊伍,發聲音、作引導,黨組織和居村委借此掌控關鍵環節把關權。”貢鳳梅說。

  天平村“社區通”的管理者陸宸璽用他的發布證實了貢鳳梅的觀點。

  去年,“兵營式”危房改造是天平村的大事,也是最容易激化各類矛盾的導火索,通過“社區通”,村民第一時間獲悉相關信息,村“兩委”第一時間收集村民的訴求,充分的互動交流過程消化了很多的誤解誤判,最后,順利完成了“兵營式”危房改造。

  數據顯示,寶山區“社區通”已累計發布社區公告33萬篇,互動交流近8000萬人次,群眾點贊2100萬余次。共有12萬余名居村村民參與所在社區公共議題的協商討論,產生社區議題2.1萬余個,形成公約和項目2100余個。

  “社區通”改版擴容正在路上

  “社區通”改變了寶山區居村治理的生態。自從推廣“社區通”以來,寶山區100%的居村黨組織、89%的居村委換屆工作在“社區通”同步推進、全程公開。大量上班族參與社區治理,50歲以下群體上線占比達60%。及時回應解決群眾問題5.1萬余個,其中90%在居村有效解決。公益互助氛圍日益濃厚,在線公益置換物品近2.1萬余件。發布不同人群、街鎮、階段的需求TOP10列表,對社區輿情苗頭實時預警。這些數據,無不體現了“社區通”這個鄉村治理智慧模式的價值。

  為了規范工作,寶山區還專門制定了街鎮(園區)“社區通”和居村“社區通”工作規范。在居村“社區通”工作規范中非常明確地提到了問題解決效率,即“及時處理居民提出的問題,在問題提出15小時內應及時回應,確保回復率達100%,回復語言要真誠友愛。”

  然而,“社區通”雖然開啟了鄉村治理的智慧模式,畢竟是一個新生事物,有需要改進的地方,特別是進入平臺對象廣度和用戶體驗度這兩大方面。

  目前“社區通”共有十多個模塊,雖然各模塊定位清晰明確,但模塊太多顯然降低了體驗度。至于進平臺對象,目前還沒有考慮到外來務工者,而在寶山區,這個群體顯然是鄉村治理中不可忽視的群體,甚至是重要群體。

  “第一次改版工作基本接近尾聲,接下來要擴容,嘗試把外來人口納入到這個系統中來,進一步提升寶山區的治理能力和水平。”周志軍說。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50